日日月日月

黄粱|身外情

还云:

@地雷丸 写给太太的点梗。很短。
  新年贺文第一篇。
  原梗“带不走哭得转红了的灯”梗


  他早该知道除了这躯壳,这对手握住的,或者握不住的一切,不过身外之物,为何要挂念这几多凡间俗物。
  他豁达了一刹那,然后瞬间又颓然了,眼睛下意识的往下撇了一眼,握住方向盘的手关节泛红,在往上看,眼圈发红。再调整好目光摆放的方向,行车灯转了红。
  “我知道了。”他踩了刹车。
    安东尼望住他厚厚的眼镜,大约看了十秒钟,安东尼预料到会有一滴眼泪划过他的面容,安东尼准确的吻住那颗泪滴,舌尖发涩。
  “对不起,我是想,我们还是不要再纠缠伤害了,长痛不如短痛…我,我不想你伤心,你最后答应我一个请求好不好…”
  “好。”他可以说不好吗,他应该可以,可是他的舌头却在抗拒大脑的命令。
  “你不要哭。”安东尼好像有点怕他反悔,飞快的说出他的命令。
  “我…你在前面下车,我把你放在地铁站。”
   
  他又独自一人了,呼吸间好像还有那人温热的气味,视网膜上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红,安东尼和红色再合衬不过,安东尼也喜欢穿红色,例如今日。他沿着大道笔直的往前开,好像突然失去方向感。
   这一分钟我在何地。
   他猛烈的呼吸着,妄图借此止住泪水,在泪水完全模糊视线前,他望见一滩红,啊,是红灯。
    他茫然的才下刹车,车止住,而眼泪彻底不受控制的往外喷薄而出。
     他把双臂都放在方向盘上,趴在自己胳膊上,把头埋进软软的衣服里。他安慰自己,虽然自己答应安东尼不要哭,可是安东尼不也已毁旧日约定。况且,他忍了这么久了,至少泪水没有让他看见。
    他埋进悲伤世界,任由泪水慢慢把衣袖全打湿。他丝毫听不见外面的声音,那些吵闹的鸣笛声,他完全听不见,只是好像听见雨点打在车窗上的声音。
    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绿灯不知道第几次由绿转了红。
      无所谓,反正都是身外之物,他不可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,也不可强要带走转了红的灯。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日日月日月还云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