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日月日月

黄粱|哪日也都可发梦(上)

sweet

还云:

  在微博上发了好久的一篇...我写完了,真的。








  林瞪着他刚刚花十分钟包装礼物盒看了有十分钟之久,不不不,这并不是因为他扎不上那个蝴蝶结,毕竟在求助万能谷哥后他已经搞定了那条黄色丝带,成功的把它缠在了红色礼物盒上并且扎好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。


  他只是觉得红黄实在是太好看,即使就像一坨番茄炒蛋,但毕竟谁让黄是你的姓红是你爱的呢。


  


  减去他发呆的时间,他只有半个小时决定到底去不去某人的生日会了,一向效率极高的他已经成功的磨叽了一天,最后还是把礼物盒塞进了抽屉。


  扒拉开电脑屏幕想写写稿子,但看样子某位歌手的歌词又要遥遥无期了,这不能怪他,谁让某位歌手这个时候要甜歌呢,不知他失恋么。




  又十分钟的发呆后,突然想起了拍门声,一看是自己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小明星,以及今天的小寿星,他忍不住怀疑自己看错了 ,毕竟他们一个月前刚刚分了第二十七次手,这次发下的毒誓是“我要再爱你我活该去死”


  事实证明,他真的有那么欠,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,他还是决定彻彻底底伪装出一副“哟你还放不下我啊可是我早就不爱你了”的欠揍样。


  在他酝酿演技的时候,门外的安东尼小王子已经快把门拍烂了,他为了自己的刚刚安的超级贵但是超级靓的门着想,还是先开开了门。




  门外头安东尼拎着蛋糕斜倚在墙上 ,嘴角扯出一个微笑:“Did not you miss me?”


  “OF COURES NOT.”


  安东尼不说话 ,也不笑,只顾着自己往里走,然后当自己家一样把蛋糕放在桌上,特别行云流水自然的不得了的摸出杯子,倒了两杯林收集的,单纯是用来看的香槟酒,然后说,我请你喝酒。


  林站在门口,像满嘴冰块一样说,这是我家好么。


  “喂你为什么不祝我生日快乐。”安东尼把杵在门口扮门神的林抓到桌子边儿上,傻乎乎的把就塞到林手里。


  “今天你生日啊。”林恍惚间觉得金像奖给他搞错了奖项,明明更该颁给他影帝,自己的演技实在是好到自己都受不了了,“我都忘了”


  “没关系啊,阿Y说,‘你不记得我生日没关系,我自己买了蛋糕去找你,一样开心’”

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日日月日月还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sweet
  2. 铁马冰河入梦来。还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还云还云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没骨